拆迁被叫停的浦东曹氏老宅,初断为明末清初建

  位于浦东新区高行镇的曹氏老宅建筑群因旧改面临拆迁,引起社会关注。在当地政府部门暂停拆除后,17日,市政协文史委会同专家到现场对幸存的老建筑进行考察,经专家初步“会诊”,认为该建筑群建于明末清初的可能性比较大,是否属于明代建筑还需进一步检测和考证。

  建筑考究,可能建于明末清初

  曹氏家族建筑群位于上海浦东新区高行镇,是由多个老建筑组成的建筑群,东至高行街,南为万安街,西为复兴路,北到连通黄浦江的卢九沟,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

  

  废墟中的老宅

  记者跟随政协委员以及专家进入建筑群考察,只见一片废墟中,还挺立着几幢老建筑,显得凌乱而又破败。目前保留的主要建筑包括两座由双层建筑组成的两进院落,以及一座单层建筑组成的两进院落。房子里面,损毁也比较严重,各个年代不同风格的搭建像“补丁”一样,有些地方已看不出老建筑本体。

  上海建工集团装饰公司历史建筑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建设拿起放大镜,仔细查看墙砖材料。他认为,这幢建筑本身用料讲究,建筑风格简洁敦厚,“是我见过的上海民居里用料最好的。砖用的是大砖,不是清代民居常用的小砖。”

  

  专家仔细察看建筑细节

  他还在房子里发现一个装饰性斗拱。“明朝的建筑规制比较严谨,民居里不能有斗拱,当时都不敢违反的。清朝入关后规制才没那么严格,所以明末清初的可能性比较大。”侯建设说。

  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安石也比较认同“明末清初”的说法。“明代一般民居要达到这个水平,不太可能,从材料看,清朝的可能性比较大。”同济大学的学者也表示,民间用砖瓦砌墙的历史,不超过明中期,可以通过对灰缝、灰浆的检测,判断出更准确的年代。

  反映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2017年,曹家宅签署动迁协议,由于曹家宅不属于任何一级的文物保护单位,在此次高行镇的旧区改造中并未列入计划保留,面临拆迁的命运。

  经民间文史研究者和媒体呼吁后,曹氏老宅的拆迁目前已暂停。高行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本着尊重历史、传承历史的原则,已对该建筑物采取了临时保护措施,将会同文保专业单位,开展相关保护工作,制定保护方案。

  

  蠡壳窗,纸张样的窗户纸是用贝壳磨成薄片

  

  拆迁时被挖出来的大青砖

  “曹氏老宅体现的不仅仅是建筑本身价值,更重要的是其历史价值。”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雪敏认为,上海的历史建筑,大多集中在清中后期以及民国,现存明末清初的建筑并不多,而在浦东地区,恰恰缺少这类反映浦东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据专家介绍,《平阳曹氏族谱》卷首有《范溪旧序》,是南宋咸淳八年谢国光手书,说曹氏自宋室南渡来上海镇,是济阳王曹彬之后。其中有“熙宁七年置上海镇于华亭”——这是目前发现的、唯一载明上海建镇确切年代的宋代史料。上海历史学会会长熊月之评价,它“解决了上海历史上的一个重大悬案”,将上海建镇年代往前推了约200年。

  据当地文史研究者的说法,曹家宅与曹家渡很可能有紧密联系。《曹氏家谱巨禄公派》明确“宋室南渡”时曹大明等十八支后裔在此落户,为上海曹氏始迁祖,上海曹家渡因此得名,把曹家渡的历史往前推了五百年。

  建议列入历史文化风貌街坊

  近年来,上海市转变保留保护工作观念,从“拆、改、留”转向“留、改、拆”,努力保护历史建筑、传承历史文脉。

  

  从二楼可看到院落全貌

  石库门专家委员会成员娄承浩,前后去过5次曹氏老宅。“文物是不可逆的,一旦拆掉,再造就都是假的了。”他建议,从卢九沟到万安楼这一段,应作为历史文化风貌街坊来保护。万安楼靠近曹氏老宅建筑群东南角,是文保单位。

  “要保护、有价值,这已经是共识,但关键是怎么保护。”市政协文史委主任马建勋认为,待权威部门出具的检测结果,可以有原地单体建筑保护、成片保护或者异地移建等方式,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应按照最严格的标准去执行,朝最好的方向去努力。

  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也提出建议,首先要全面停止拆除工作,请有关机构鉴定文物价值,提出相应的保护措施。如果符合申报条件,应尽快进行申报工作,对建筑提出保护。最理想的情况是对街坊格局全面完善,恢复修缮形成曹宅建筑群的总体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