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莫把冒进捧做大神 【猫眼看人】



翼装飞行女孩天门山坠亡,引发了一定的讨论。发言之前先阐明几点预防杠精:第一,不要无来由仇富。虽然确实一些人有钱了就会烧燥,但极限运动应算是相对有追求的一种,比那些只会爆买奢侈品的富二代要强多了。第二,极端个案不代表全貌,不建议关联“后浪”扩大议题。



以上两个前提之下,基于普通人的视角,还是有必要多说两句。5月12日,女大学生安安在天门山景区进行翼装飞行拍摄时失控坠亡,消防和民间救援队等各路人马搜救6天之后,才在密林中发现了她的遗体。期间,因搜救费用问题也发生了一些争议,有的网友认为应当提供免费的公共服务,有的网友则认为自行选择的危险运动应责任自负,不应公帑买单。



事后安安的朋友圈发起悼念,有朋友称,她是国际顶尖的翼装飞行选手。而根据其自述的极限运动经历,也可谓超乎常人的丰富多彩:18岁,开始学单板滑雪,在崇礼住了半年;19岁,巴厘岛学水肺潜水,后来考了ow和aow;20岁,学自由潜和冲浪,海边住了几个月,考完了aida四星;21岁,开始学风洞,跳伞,考完了alicense的认证,完成了自己的二百次独立跳伞;22岁,开始学翼装,参加了全国风洞锦标赛并拿到了第三名,从此她开始过上俄罗斯和迪拜跳伞基地两点一线的生活……



可见,安安从事的这些极限爱好,并非浅尝辄止,而是不尽兴不休。而且还是个考证狂人,几乎每一项运动都取得了证书,具体含金量不得而知,但确实够多,也够快的。上天入地,不断升级,短短几年之内,就进入到号称世界上最危险的翼装飞行领域……这些经历足够令人惊叹,有人尊之为“女神”,但是否能称之为“顶尖、大神”?



业精于专,也毁于滥。建议朋友圈和普通网友,可以赞美她的热情和勇气,但不要夸大误导其水平和模式。



无论是自由潜、冲浪、跳伞、翼装,都是高风险度的极限运动,从入门到精通有漫长的路径。虽然现在的商业化运营可以提供快速的培训和考证,但真正要成为一名“国际顶尖的”潜手或冲浪手等等,可能还需要更长的路要走,即便天才也无法绕路。不要棒杀也不要捧杀,一两年的“顶尖大神”并不符合实际,难免会给青少年以误导。



内行看门道。有圈内人对事故评价称,她的500多跳经验中,基本都是在迪拜完成的,沙漠视野开阔、地形简单、风险很低,还有专业的俱乐部和教练把关,是刷等级考证书的好地方。但是跟国外真正的翼装飞行大神相比,她的经验不但少而且单一,其实不具备挑战天门山这种复杂山地之能力。考虑到这是一次商业拍摄,摄影师都比安安的专业性更高,不排除是否出于营销考虑而选择一名资历不足的年轻女性,而不是更适合此工作的资深高手,这是应该反思甚至追责的。



考虑到这已经是一起公共话题,还是应该给青少年以正确引导。



相比吃喝嫖赌,极限运动不算恶习,但是也不宜过于美化,也并非什么很高大上的东西,它可能离每一个青少年很近,大家都需要接受正确的信息从而理性地开启自己的极限之旅。



最普及的极限运动其实就是玩,譬如滑板,好多青少年都曾尝试和喜爱,甚至为它耽误了学习。如果方法不对,它也很危险,初学得戴护具。而如果过度痴迷,也可能适得其反。毕竟普通孩子家里没矿,首先要保证念完书能毕业,绝不可能滑雪场半年国外半年这么玩的。



要量力而行。“酷”不一定就永远对,家里没有为之砸锅卖铁的理由,社会也没有无条件买单的理由。其实这种跟游客爬野山失踪一样,应该是责任自负的。如果属于商业拍摄及景区批准,那么相关单位应该根据事故调查结论析责买单。不要捧得太高了,连钱也不掏了,这是不对的,这跟普通游客在常规路线内受困不是一个性质。



极限运动始于玩闹,但是要真正进入高水平领域并获得尊重,就要严肃起来。国内外大量的商业化运作,其实扮演了不太好的角色。最典型的譬如登珠峰,只要钱到位,残废都能给你送上去。所以这样登珠峰的人得不到尊重,跟从前那些真正凭自己能力去征服雪山的登山家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出了事故给社会添了麻烦,大家还要批评,不能鼓励过分商业化而无视风险的行为。



商业化是双刃剑,一方面降低了入门难度,增加了钱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也会给人以误导,以为极限的水就这么浅,一年半载考个证就成了大神,就敢接商拍,就敢挑战圣地,这会害人的。



生命的绚烂确实重要,但是太短了是否真的想要?——极限爱好者尊重自己的生命,其实也是获得外界承认和尊重的法门。譬如去年新上映的纪录电影《徒手攀岩》,就给我们呈现了一个真正的极限运动家如何体现尊重:十几年的漫长准备,一千多次的反复尝试,精心的计算和枯燥的训练,正是由于主人公非常谨慎地对待自己的生命,从而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受人尊重的事业,而不是疯狂玩命而已。如果他就是受过几天商业培训就楞呼呼登上去、摔下来,没有人会给他拍电影,只会批评他不负责任。



作者:纸上建筑



2020年5月20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