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鲁迅说,墨写的谎话,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鲁迅说,墨写的谎话,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其实,大先生太激愤了,生花妙笔或者奉命填词下,历史真的“掩不住”么?



因为,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好就好在历史是可以胡编滴。



对于外界质疑自己要做皇帝的企图,袁世凯曾经这样对段祺瑞说:



我绝不会做皇帝,现在,我这个大总统与皇帝有什么不同?干嘛还要去当皇帝,如果为儿孙考虑,就更不可能了。我袁家三代男丁没有寿命超过六十岁的,我大儿子克定是残废,二儿子克文是闲散清客,其他几个也无此才能。



老袁是近代历史上挨骂挨得最多的统治者,没有之一。



其他同为挨骂的历史人物:西太后,蒋介石,至少清朝的遗老遗少不会骂慈禧,国民党人不会骂常先生。



只有他袁慰亭,似乎臭不可闻,清朝的遗老遗少骂,孙中山和身后的国民党骂,康梁党人骂,共产党自然也骂,甚至连他遗下的军阀子孙想要表白自己的时候都骂。



卡尔萨根说,“历史给我们的一个令人难过的教训就是:如果我们被欺骗得足够久的话,我们就越倾向于驳回那些关于我们被骗的证据,我们对于找出真相不再感兴趣,因为要承认它实在是太痛苦了,即使只是对自己承认。……”



从清末到民初,袁世凯为中国的制度转型做了不少事情,从军事改革到教育和行政改革,着力不少,惠泽后人,可是偏偏在转型的关键环节,却没有做好,身败名裂自家也难辞其咎。



转了个圈,老袁又转回去了,辛亥革命无论如何失败,推翻皇帝、打破皇帝崇拜,就是大功一件,彼时老袁还想戴皇冠,就是大错特错了。



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讲到:“中国历史上总共有五百五十九个帝王,其中三分之一,即一百八十三个帝王死于非命,而以齐湣王死得最惨。”



这个揭穿南郭先生滥竽充数的齐湣王是怎么死的呢?《战国策》记载:“淖齿用齐,擢闵王之筋,悬于其庙梁,宿夕而死。”——就是被悬挂在屋梁之上,活生生被剥皮抽筋,哀号了两天两夜,才断气。



在人类历史中,有这样一个可怜而奇怪的群体,他们权倾一时,他们是高傲的,他们是予取予求的,他们是孤独的,他们遭到蔑视、遭到欺负,他们是如此无助,以至于即使是光着屁股上街也没人告诉他他没穿衣服。他们被谎言包围、饲养,他们的名字是皇帝或国王。



齐宣王问孟子:“听说周文王豢养兽类花木的园林方圆70里,是真的么?”



孟子回答说:古书这么说的。“那不太大了么?”



“老百姓觉得小呢”。齐宣王说我的园子40里见方,为什么百姓觉得大?



孟子于是认真地回答说:“周文王的园子百姓可以随便出入采集打猎,文王与百姓同用,而大王的园子禁令擅入者杀,这等于在国土上特殊地划出了一个40里的大陷坑来害百姓,觉得大不应该么?



据说在天京陷落之前,洪秀全一共分封了2700多名王。



说中国没有历史,肯定会触动很多人玻璃心的民族自信心这根敏感而又虚弱的神经:我们的史书汗牛充栋,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这不是泯灭历史自豪感吗?



稍微理性一点看,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并不是没有考据学上的那种历史,而是指民族精神没有发展到肯定人的自由意志,没有发展出自由精神。



乾隆对马嘎尔尼说,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借外夷以通有无。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法国爆发资产阶级大革命。



当张之洞提醒载沣,胡乱决策可能会激起民变的时候:



“怕什么!”载沣淡淡地说:“有兵在!



从晚清到如今,被揍了一百多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被揍?把契约当成手纸,把意识形态和市场经营混为一谈。



曾经在大清体制内的徐世昌说:大清之亡,不是亡于革命党,而是亡在一班“小爷们”身上。



封建王朝末期,专制集团有一个规律,统治时间越长,接班的君王对政权的掌控力越来越弱,民众效忠的边际效应也是迅速递减的。



皇帝不知道臣子们贪污吗?当然知道,臣子们在家天下里其实就是家奴,而贪污是驱使家奴们勉力效劳的润滑剂。



要驴安心拉磨,就必须给个胡萝卜,皇帝不怕你贪,就怕你懒。



官员贪污了,积累了巨额的财富,这财富其实是有原罪的,然后小辫子被皇帝抓着,随时或者养肥了再宰,这就是以贪治国。



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收贪财来实己腰包,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



“知恶不黜,则为祸始”,皇帝以贪治国,大臣们也不是白给的,这君臣互骗刀尖上跳舞的艺术,玩不好君臣天下大家一起完蛋。



PS:更多好文,请关注公号:青史蒙灰



[原创]鲁迅说,墨写的谎话,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标签